•  

    豬兒我愛你! 趕快好起來!
  • TO My Dear Brother[Arifa.] - [自^感~.]

    2010-11-07

    Tag:

    Dear brother.

    Don't worry. I think you just need some time.

    I..can't tell you how I am concerned about you .

    Try to happy again .

    My dear brother.

    _____Jetelo.

  • 度娘審核你個毛啊!討厭!

    以上,我跳槽了
  • 半年六月.[狂戰.X機械.]

         Jetelo記得,這是沒有Kelumo的第六個月。
       
         現在是秋季,他還記得,那個春季,Kelumo對他說過的一句話。  
         [Jetelo,我們分手吧。]
         他還記得,無論他當時怎麼哀求著Kelumo,那個人只是留下了一個張狂的背影,沒有回頭。而他自己,只能無能為力地看著他的遠離,燥熱的淚水劃過臉頰,灼傷了臉上的傷口。

          自此,這是他們分手的第六個月的最後一天。他再也沒有見過他。

          Jetelo望著懷裏的機械小馬僕,扯起嘴角。再也不會有人,繼續寵溺地看著自己舉著機器人。不會再有人幫他擦去臉上沒有察覺的污穢。不會再有人,會在自己危險的時候,用自己的身體擋住攻擊。

         Kelumo……
         Kelumo……
         ……你在哪?我沒有了你麼?我真的失去你了麼?

   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


         Kelumo看著蔚藍的天空,紅色的雙眼出現了片刻的模糊。 在他身後,眾多的屍體堆積著,鮮血一直蔓延到Kelumo的腳邊。而他自己,卻一直站在那裡。

         [你會害死他。]
         [我不會傷到他。]
         [但他跟你在一起,他遲早會死在你的手上。]

         Kelumo原本並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愛上那麼一個小鬼。那個小鬼又聒噪,體制又差。但是,每當他碰上機械的時候,專注安靜的樣子又讓自己心底裏莫名地跳晚了一拍。每次,當他抬起粘上了些許機油的臉頰,一臉笑意地向自己舉著手中小小的機器人,自己就會莫名地想笑,然後伸手將他臉上的機油擦去。

         那個小鬼是個很特別的傢伙。會跟自己爭辯身高的問題,通常到最後就會賭氣著帶上小馬僕逃走,又被自己從索西亞那裡領回去……

          ……不可以再想他。Kelumo舉起左臂,左臂上的鬼爪越發地突兀。手臂上的青筋暴突,不受控制地抖動。再一次就好。再讓我看見他一面,就好。

         [……卡贊,回去。]
         [嘖嘖……小鬼……你在命令我?]
         [呃啊!……最後……]

   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


          半年,磨滅不到的是思念。 當犀利的殺氣彌漫住Jetelo的時候,他只意識到,終於,再次見面了。只是,當他回過頭的時候,對上的那雙紅色的眸子。那裏面溢滿的,並不是自己所熟悉的溫柔。

          "Kelumo……?"
          "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快……逃…………"

          看著Kelumo滿身狂氣,猙獰的紅眸之中,閃過了最後一絲的慌亂。Jetelo勾了勾嘴角,伸手用力環緊了Kelumo的腰。任憑發狂的男子的鬼爪,在手臂上留下一道道血淋淋的紅痕。

         [我愛你……]
         [這次我聽見了。我也愛你。]

   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


          "呐呐,你們知道麼?有個發狂的狂戰士,跟一個機械師一起死了呢。"
          "……誒?真的?"

          金髮的貴婦人端著葡萄酒走到兩個魔族小姑娘身邊,微笑著遞過酒杯。

          "他們,也令我感動了呢。那麼真切的感情。"

   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

          半年,六月。


    ——————End.

  • 我們少女著走過了我們的三年.

    少女的心喲.多麼難得.

    抱歉除了以前的朋友我也不想認識更多人了我真的也累了.
    放心.我們還在.

    一直都在.